730 猪队友的助攻太要命,把你舅扔出去了(3更)(1 / 2)

祁则衍听了某人欠揍的话,不仅想撞翻他的车,此时还想踹他。

“你跟人家小姑娘才谈了多久的恋爱了,就开始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?”

“你见过人家父母了,人家同意你俩在一起了吗?这事儿要被她家里人知道,非得把你吊起来抽。”

“你还想弯道超车,我怕你都没冲到终点,就车毁人亡了。”

祁则衍和他说话素来不客气,这样又踩着他痛处说,他自然不会客气。

江承嗣一听这话,就不爽了,居然“咒”他。

“谁说我没见过她爸妈,我不止见了,还见了很多次,叔叔阿姨特别喜欢我,还鼓励我努力追求她,你有过这种待遇吗?”

“她家里人鼓励你追她?”祁则衍想起被阮大强考验的那段日子,又开始郁闷了。

难不成这憨货这么有福气?

“我还能骗你不成。”

“既然这姑娘家里也很急,你怎么不把她带给奶奶看一下,按照你说的这个进度,上午见家长,下午领证,当晚你俩就能拿着驾照开车上路了啊。”

祁则衍很想看看,这姑娘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愿意把女儿托付给这么个不靠谱的家伙。

江承嗣挑眉,“我们随时都可以,不急,所以我才替你着急。”

“什么时候有空,回京后,带她出来见见。”祁则衍是真想看看,这姑娘是哪根筋搭错了,居然会看上江承嗣这么个二货,“这姑娘我认识吗?还是我见过?”

“等回去有空了,我和她请你们吃饭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你到时候可能要抱我的大腿喊爸爸。”

“滚你的——”

他们经常开玩笑,祁则衍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抱你的大腿?还真给自己脸了。

玩笑归玩笑,祁则衍心底还是有点郁闷的,他与阮梦西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,要是真被江承嗣后来居上,弯道超车,估计某人要笑话他一辈子。

郁郁寡欢的,就喝了点小酒。

两人准备离开时,江承嗣还跟司清筱打了通电话,他听不真切两人具体说了什么,一听就知道是个软萌的妹子。

肯定是个傻白甜,要不然怎么会看上江承嗣这种憨货。

“嗳,你怎么回去?给你找个代驾?”江承嗣看着祁则衍。

“你不用管我。”

原本订婚是挺高兴一事儿,愣是被这丫给整抑郁了。

多年朋友,江承嗣自然清楚他为什么郁闷,心底想着,好人做到底,就给阮梦西打了个电话,让他来接人。

“他喝了多少酒?”阮梦西知道祁则衍去酒吧了,早就和她报备过行程了。

“烂醉,我准备回去了,我们在107包厢,你赶紧来吧。”

江承嗣是想给两人制造机会,做朋友的,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他就借故提前离开了,祁则衍也知道他做了什么……

原本只是喝了点小酒,就是刚刚好的微醺状态,壮着胆子,暗想着,要不今晚就借着酒劲儿把事儿给办了?

又多了点酒。

……

江承嗣骑着小踏板,突突到唐家老宅时,江锦上与唐云先也刚回来不久,交际应酬,两人都没吃什么东西,唐菀哄着孩子睡着,由黄妈照看着,正在厨房给两人煮面。

“你出去干嘛了?”江锦上看着他。

“跟则衍出去喝了杯饮料。”

“……”两个大男人,大晚上出去喝饮料?

“四哥,我在煮面,你要吃吗?”

“吃啊,谢谢。”江承嗣也没客气。

因为某人不吃香菜,唐菀都是将一些配料单独切出来,让他们自行搭配,惹得江承嗣一阵咋舌,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挑食?”

这明显就是报复他今天被鸟啄时,江锦上揶揄的话。

“吃不吃香菜,是基因决定的。”

“那不吃胡萝卜也是基因决定的?”江承嗣看着他。

“你吃不吃饭?”江锦上觉着他今天分外欠。

“我是担心,慕棠长大后,跟你一样挑食怎么办,小孩子还是要营养均衡的,你自己不以身作则,怎么能要求孩子不挑食啊?”

江锦上连脸皮都没撩一下,只说了句:

“你管得太多了。”

唐云先似乎也习惯他们兄弟间的打趣斗嘴,还感谢江承嗣今天帮他们提东西。

“您说的这是什么话,我是做哥哥的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一家人,说什么谢字啊。”

“应该要谢的,我有几个朋友,对赛车俱乐部很感兴趣,只是他们不专业,大抵也只能出些钱,如果你的俱乐部还需要投资,我可以帮你问问。”唐云先直言。

江承嗣看了看唐菀和江锦上,这件事,肯定是他们其中一个人说的。

虽然让他忙前忙后,肯定都记着他的好,有什么事,肯定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他。

“那我先谢谢叔叔。”江承嗣觉着,帮忙背尿布,哄孩子,也是值得的。

吃完面,主动承担起洗碗的工作,这才乐颠颠的回房,正打算和司清筱分享有人想给他俱乐部注资的事,却接到了祁则衍的电话。

这丫的怎么回事?我都没打电话骚扰他,怕打扰他的好事,他却主动给自己打电话?

“喂,祁祁——”

“江承嗣,你丫要害死我啊。”

江承嗣一懵,“什么意思啊,我给你制造机会,给你助攻啊,你还骂我?”

“你给谁打电话了?”有人那是真的神助攻……

有些猪队友的助攻,那真是要认命了。

“小阮啊。”

“为什么来的是她爸!”电话那头的人,咬牙切齿。

“……”

江承嗣扑哧笑出声。

“你丫还笑,叔叔过来,亲自送我回的酒店。”

“哈哈——”江承嗣没忍住,狂笑出生,气得祁则衍一口气没上来,脸都憋红了。

“不是,怎么回事啊?我真的是给小阮打的电话,而且我也没有阮叔叔的联系方式,我怎么可能联系到他啊,他对你做什么了?骂你了?”

“那倒没有,就让我少喝点酒,其他的倒也没说。”

祁则衍原本就打算暗戳戳搞点事,没敢把自己灌醉,结果看到阮大强出现,酒就醒了一半,待到他送自己回酒店,这酒也就醒得差不多了。